0%

感念一棵树

在我的心底始终留存着这样的一个画面:在悬崖的边缘上长着一棵树。在这个冬日,我又一次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:树长悬沿,叶落尽,风中却很精神地摇曳树枝,裸露的根深入崖缝,岩石被树根挤破得出现了裂痕。面对此景,心为之震惊。
  悬崖边上的树,长得不是树,而是大自然这位丹青用妙手所雕琢的一处奇特的风景。我看到这样的风景已是第三次了,每一次心里都有一种敬意从胸中油然而生。今日再见,见到的是一种意志,一颗不屈的灵魂。我站定肃立,凝目而望,悬崖边长得树便长在我的心里。
  我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图景是小时候在故乡。那时,我家在乡下住着,村庄的四面环山,我家屋子的背后是岩石,那棵树就长在岩石的缝隙里,哪边有阳光日子多些,树身就向那边倾斜。树不是向日葵,却如葵花一样爱着阳光,追求阳光。树为追求阳光努力将树身向着阳光的地方拉长,根一寸一寸地扎进岩缝里。因为追求阳光,所以拼命地向阳生长;因为需要营养,所以根努力地往岩缝深处扎进,不屈不饶,永不懈怠。
  那时山里人的生活是清苦的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上山打柴,下地犁田,背对蓝天,脸朝黄土,顶热烈,冒风雨,辛苦一辈,勤劳一生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一代又一代将生活推进,将村庄改变。那些长着厚茧的双手,那些起了锭的肩膀,正像这岩石缝中长出的树,在告诉生活,他们的不屈与抗争。
  我是永远也忘不了,那些年的夏天。脸、手被太阳炙烤着出了皮,肩膀被担子磨得出来血印。我挑着一担谷子艰难地行走在田埂上,不小心脚没有踩稳,谷子全倒在田里。肩膀火辣辣地痛,谷子又全撒了,我开始怨恨命运,咒骂上苍的不公。当我把谷子挑回家,走出后门我看到这棵悬崖边生长的树。突然,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愚昧与幼稚。种子在什么地方生长,它是没得选择,可是既然落地就要发芽、生根、生长,努力地长成参天大树。而我呢,生在什么样的家庭,长在什么样的地方,我有的选择吗?没有。然而,我来了,难道我不应该像这树一样活出自己的姿态吗?十四岁的我,就是在那些年,从这悬崖的树身上学会了坚韧。
  后来,我和村里很多的年轻人一样,从这贫穷的山村走了出去,向着日出的地方狂奔。为幸福,为美好快乐的生活,也秉承着这种精神。我们可以辛苦,可以被劳累压弯脊背,但永远会奋斗不息,勤耕不止。
  故乡岩缝中长出的树,也就是在那些年渐渐地长在我的心里,长出了一颗坚韧的心。任岁月流逝,季节轮回,岩缝中生长出来的树也在我的心里越长越高。心里的树,生长出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;生长出对人生意义的不断探寻。
  再次见到悬崖上长树,那是在黄山。此时我已是过了而立之年,心境也自然就与在故乡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那里奇山异树很多,什么“仙人指路”、“猴子观海”、“金鸡叫天都”等,但这些都没有给我留太多的印象,唯有这悬崖上长出的迎客松,让我肃然起敬,难以忘怀。立在峭壁前看岩缝生长出来的迎客松,我似乎感觉到,它在倾听森林深处的喧哗,山涧中溪水的欢歌,用弯曲的身子听风在歌,看林中树叶在舞。数千年如一日,我又似乎感觉到,它正舒展着翅膀,欲要高飞。百年千年就这样立在悬崖上,任凭风吹雨打永远从容淡定,永远以一种向上的姿态立于天地间。
  悬崖边上的树,壁立千仞,中间却有小树绝处逢生,绿意盎然。面对这生长在悬崖边上的迎客松树,我想起长年坐在轮椅上的张海迪,想起了霍金。5岁张海迪患脊髓病,胸以下全部瘫痪。从那时起,开始了她独到的人生。在残酷的命运面前,张海迪没有沮丧和沉沦,仍然对人生充满了信心。她以顽强的毅力和恒心与疾病做斗争,自学了大学英语、日语、德语和世界语,并攻读了大学和硕士研究生的课程。1983年张海迪开始从事文学创作,先后翻译了《海边诊所》等数十万字的英语小说,编著了《向天空敞开的窗口》、《生命的追问》、《轮椅上的梦》等书籍。其中《轮椅上的梦》在日本和韩国出版,而《生命的追问》出版不到半年,重印3次,获得了全国“五个一工程”图书奖。
  史蒂芬·霍金,一张轮椅禁锢了他达20年之久。身残志坚的他却克服了残废之患而成为国际物理界的超新星。不能写,不能说,但他超越了相对论、量子力学、大爆炸等理论而迈入创造宇宙的“几何之舞”。坐在轮椅上看似那么地无助,思想却出色地遨游到广袤的时空,解开了宇宙之谜。
  黄山上那棵尽人皆知的迎客松,在巨大的青狮石上破石而生。树身高达10米之长,向阳一侧枝丫伸出,犹如伸出双臂欢迎宾客远道而来。姿态那么的雍容,那么的优美。但如果只是这番光景,也就并无可称道之处。只是让人生敬意的是:在这样的峭壁之上,根下无一撮土,头上是风霜雷电,它居然能够生存下来,而且这一活就是八百年!张海迪、霍金,还有那些如他们一样在艰难与命运抗争的灵魂,他们就犹如这悬崖边上生长树,永远不向命运屈服。
  今不惑之年,行走在冬的路上,我又见到这悬崖边长的树,心海再次汹涌,多少感怀聚在笔尖,却难以滴墨成文。悬崖边上的树,它总是以其别样的生长环境告诉人们,它的存在。面对命运,生命当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存在呢?难道不应该像这悬崖上的树那样从容、淡定、向上,不屈不饶吗?
  这悬崖边生长的树,我一次次见你,一次次深受启迪,对于人生的命运,生命的坎坷更有深刻的认识。如果是一粒种,无论被风吹到哪里,还是被鸟儿不经意滴落在何方,所在之地贫瘠也好,肥沃也罢,它总能生长成一棵树。也许很寂寞,也许很孤独,但它却在孤独的日子汲取天地的精华,向地下不断掘进,向阳光不断伸展。树根牢牢地固住地面,树干坚挺地撑出一片天。
  我怀念悬崖边生长的树,更感念那些如此树一样的生命。他日,无论身居何处,身处何境,这棵树将永远是一种无形的力量,支撑我去完成生命的旅程。